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
推薦數
典藏華夏開局對話十大皇帝
1 典藏華夏開局對話十大皇帝 作者:江逸 分類: 都市 235367 人在讀
江逸穿越了,成為國家台最具前景的主持人。開局主持《典藏華夏》,本想物色些演員來扮演先賢。幸好係統降臨,江逸獲得了可以跨越古今,對話先人的能力!李世民:“朕若和突厥簽渭水之盟,可保江山子民無恙否?”江逸:“江山可保,子民塗炭!”李世民:“那朕有生之年,可否報此仇?”江逸:“可!四夷拜服,八方來朝,華夏影響世界,自太宗始!”秦始皇:“後世可曾明白朕之苦心?我大秦可存千世、萬世?”江逸:“大秦二世而亡,但大秦打下的基業,福澤千秋萬代!”秦始皇:“好!好!既如此,朕縱然揹負暴君之名又如何?”沙丘宮中,始皇帝含笑而終,身化龍魂,永佑華夏!節目播出之後引起全球轟動,世人拜服。
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
2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作者:南頌喻晉文 分類: 都市 497995 人在讀
南頌乖乖巧巧當了三年賢妻,也冇能讓喻晉文愛上她,還為了個綠茶要跟她離婚。算了算了,離就離吧,姐姐不伺候了。她抹掉了所有關於自己的痕跡,從他的世界消失的乾乾淨淨,然後華麗轉身,成了他夢寐以求的合作夥伴。南頌冷眼睥睨著前夫,“想跟我合作?你哪位?”要男人有什麼用,姐要獨自美麗。後來喻晉文在追妻路上發現——黑客大佬是她;超級大廚是她;國際名醫是她;玉雕大師是她;地下車神是她……都是她!眼看追妻...
最新更新: 第2478章
王者戰神
3 王者戰神 作者:江南林若蘭 分類: 都市 529380 人在讀
新婚之夜他被人陷害入獄,六年後他成為絕代戰神,統領千軍萬馬榮耀歸來,隻為手刃仇敵,奪回失去的一切,勢必將這個世界攪動的天翻地覆。
南頌喻晉文的小說叫什麼名字
南頌乖乖巧巧當了三年賢妻,也冇能讓喻晉文愛上她,還為了個綠茶要跟她離婚。算了算了,離就離吧,姐姐不伺候了。她抹掉了所有關於自己的痕跡,從他的世界消失的乾乾淨淨,然後華麗轉身,成了他夢寐以求的合作夥伴。南頌冷眼睥睨著前夫,“想跟我合作?你哪位?”要男人有什麼用,姐要獨自美麗。後來喻晉文在追妻路上發現——黑客大佬是她;超級大廚是她;國際名醫是她;玉雕大師是她;地下車神是她……都是她!眼看追妻...
最新更新: 第2478章
重生貴妃不好當
5 重生貴妃不好當 作者:紅心糖 分類: 都市現言 5008 人在讀
文章名字叫做《重生貴妃不好當》,是一本十分耐讀的古代言情作品,圍繞著主角 蘇凝月慕容景慕容儀之間的故事所展開的,作者紅心糖,簡介是:因為她發現,自己竟不知何時,已經真的淚流滿麵!蘇凝月怔怔地擦去淚水,繼續之前的話:“大太監張祿海,與叛軍勾結,意圖……
若許你時光
6 若許你時光 作者:" [ 分類: 都市現言 3833 人在讀
小說名:若許你時光主角名:夏小柚慕子卿簡介:慕子卿冇想到夏小柚會說出這樣的話,有一瞬間愣神。以前每次他這樣說,這個女人都會苦苦哀求他。他忙轉身看向安佩珊,以壓製心中的異樣,“佩珊,讓她身體早點恢複,我要儘快和她離婚。”安佩珊聽了,心中竊喜,臉上卻佯裝遲疑,“子卿,你不能這樣!小柚剛剛失去了孩子,心裡難免會受到創
醫神出獄
7 醫神出獄 作者:魏武魏冉 分類: 都市 160901 人在讀
醫神魏武,蒙冤入獄; 一朝洗脫,獄火重生; 攜三大至寶行天下,任兩個閨女翻了天; 走獨樹一幟的中醫崛起之路, 創富可敵國的跨國商業钜艦; 救人,育人,誰說中醫不能崛起? 兄弟,愛人,咱們一起中醫強國!
最新更新: 第978章 暗度陳倉
南頌喻晉文
8 南頌喻晉文 作者: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分類: 都市 499897 人在讀
南頌乖乖巧巧當了三年賢妻,也冇能讓喻晉文愛上她,還為了個綠茶要跟她離婚。算了算了,離就離吧,姐姐不伺候了。她抹掉了所有關於自己的痕跡,從他的世界消失的乾乾淨淨,然後華麗轉身,成了他夢寐以求的合作夥伴。南頌冷眼睥睨著前夫,“想跟我合作?你哪位?”要男人有什麼用,姐要獨自美麗。後來喻晉文在追妻路上發現——黑客大佬是她;超級大廚是她;國際名醫是她;玉雕大師是她;地下車神是她……都是她!眼看追妻...
最新更新: 第2478章
情深萬裡隻寵你
9 情深萬裡隻寵你 作者:夏夕綰陸寒霆 分類: 都市 1090701 人在讀
一場陰謀,她從鄉下被接回,替嫁給他沖喜。貌醜無鹽,醫學廢才?且看她如何妙手回春,絕麗風姿!臉被打腫的海城名媛們向他告狀,陸少…等等,她嫁的鬼夫竟然是隻手遮天的商界钜子,她撲過去抱緊他的大腿,老公,你不是快不行了麼?他一副要吃了她的表情,看來我要身體力行讓你看看我究竟行不行!
天煞孤星阮初夏死了
10 天煞孤星阮初夏死了 作者:炸毛的火鴨 分類: 都市現言 2548 人在讀
《天煞孤星阮初夏死了》這本書炸毛的火鴨寫的非常好,阮惜時傅雲霆等每個人物故事都交代得非常清楚,內容也很精彩,非常值得看閱。《天煞孤星阮初夏死了》簡介:“難怪那船伕不讓我們進呢,搞了半天,原來是一對小男女在這苟且呢!”先進來的男人看著這……